当前位置 :主页 > 培训 >
永川记忆:江边小镇故事多今日主角是朱沱!
永川记忆:江边小镇故事多今日主角是朱沱!
* 来源 :http://www.mikro-media.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2-26 06:33

  2018年1月,由永川区政协组织专题调研组,历时数月编撰完成的《永川历史文化遗存探寻》新鲜出炉。这本书以全区23个镇街和汉东城遗址为探寻对象,图文并茂地展示了永川境内100多处不可移动文物点的历史、现状及其背后的故事。

  从2月7日起,我们以《永川历史文化遗存探寻》这本书为蓝本,推出2018新春特别报道《永川记忆》,让我们在24篇连续报道中,一起穿越时空,历史,寻找咱们永川人的“根”,回味我们心中那份最柔软、最醇厚的乡愁!

  樊弘,号止平,曾任大学经济系主任、教授,全国政协首届委员,九三学社。

  樊弘故居位于港口社区解放28号。从一个长长的巷子进去,正对一座二层串架木楼。底层有卧室、厨房、卫生间。一乘木梯,加装有简易扶手,可通往二楼。阳光透过亮瓦和窗口,斜射而入,明暗光影让人惆怅。登上二楼,有居室三间,地板均为条木,有床柜等后来添置的生活用具,但无人居住。

  1925年,樊弘毕业于大学学系。1926年任《国民公报》、《中央晚报》编辑和记者。1927年任职于北平社会调查所和上海中央科学院社会科学研究所。1934年任省立法商学院教授。1937年赴英国伦敦大学、合格大学,研究马克思主义经济学。1939年归国后,历任湖南大学、中央大学、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研究员等职,开设经济学原理、经济学概论、现代货币学等课。1946年,任大学经济系教授、系主任,被誉为“教授”、“轰击蒋家王朝的大炮”。

  1949年春,在饭店受、等,被称为“社会科学家”;之后,又应邀请,到畅谈;当年9月,以首届中国人民协商会议委员身份,参加了在举行的开国大典。

  1950年2月,加入中国,是北大教授中得到中央直接批准的第一个。次年,报名到广西参加土地运动,荣立三等功。1952年,赴莫斯科出席国际经济会议。曾参加编写我国第一部《劳动年鉴》,后陆续出版《劳动立法原理》、《工资理论之发展》、《现代货币学》、《两条》、《凯恩斯的就业理论》等专著。

  2012年5月,大学还专门出版《樊弘著作集》(上.下册)。如今,樊弘故居在朱沱老街尚存,小巷深处的二层小楼早已人去楼空,但他的故事却在家乡广为流传。

  徐近之,原名念庄,字希朗,曾任中国科学院地理研究所学部委员、研究员、研究室主任。

  徐近之故居位于朱沱镇渡牛村木匠湾村民小组苟井屋基。坐西向东,原为四合院布局,主体建筑全部损毁,仅部分基石、院坝,院坝内有一石质水缸底板石,长2.4米,宽0.95米。人们在原部分基石上重新修建了泥墙房数间。前后均为竹林。

  1931年,徐近之在就读南京东南大学(即后之中央大学)地理系期间,被选派参加中瑞(典)西北科学考察团,在的弱水(即额齐纳河)建立头等气象观测站。1932年,徐近之回东南大学复学并毕业,后留校任地形学助教。1934年,徐近之受中央气象研究所所长竺可祯派遣,前往拉萨筹建气象站。他从成都启程,绕道甘肃、青海,历时四个月于9月20日抵达拉萨。在专使平顶屋上安置百叶箱、雨量筒、风向仪等气象仪器,建成高原的第一个气象站。1937年,徐近之离藏返中央大学任教。不久抗战爆发,他随学校迁来重庆,时任地理系。1938年秋,考取中英“庚子赔款”公费留学生,赴英国大学攻读地形学,获哲学博士学位 。1940年转赴美国哈佛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作访问学者深造。1946年7月1日,徐近之从美国回到祖国,重返中央大学,任地理系教授,所开“航空地理”、“海洋地理”、“地缘”等课程,内容新颖,深受学生欢迎。1949年11月1日中国科学院成立,徐近之任地理研究所研究员、研究室主任、学部委员。他与其他科学家一起对我国古代气候资料进行研究,创立了“中国历史气候学”这门新学科。

  达,九三学社社员,曾任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儿童舞蹈研究会会长,被尊称为中国现代舞的。

  达故居位于港口社区解放143号,始建于中华。木结构三层小楼,矗立在老街中犹如鹤立鸡群。木楼两重檐,凹字型布局,小青瓦屋面,底楼部分为砖墙,部分为竹篾泥墙,二三楼为木板墙,整幢楼为木板楼面、木楼梯、木雕花窗。

  顶楼窗体损坏严重,顶楼窗柱上均有裙带式灰塑,柱头、屋脊、檐下天花板上均有花草、小鸟等灰塑,栩栩如生。面阔三间,进深两间。二楼有回廊,五间房屋至今尚能使用。主卧室内还有两层式洗漱架,雕工精美、漆面发亮,初步判断为时期的器物。

  该民居做工精细,一到三楼的木制台阶,精心作了圆角处理。底楼后门方正厚重,的木制门栓多达四个,极为牢靠。

  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1945年,达毕业于南京中央大学教育系,1948年后曾在美国爱俄华大学、纽约大学、尼可莱现代舞学校学习,在中国舞界中首位在美国攻读博士。1956年返回祖国,现代舞艺术在当时被视若洪水猛兽,不为社会所理解接纳。50年代末期携家眷举家迁往贵州。“”后回到,在中国舞协翻译外文资料,后调入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专事外国舞蹈的研究。1980年,达率先赴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教授现代舞,使第一届全国舞蹈比赛出现了新时期第一批现代舞的报春花——《希望》、《再见吧,妈妈!》,在神州大地产生广泛影响。他曾任中国舞蹈家协会常务理事和团、市交谊舞学校校长,发表现代舞领域的译著、论文10余部约70字,为中国人打开一扇了解世界舞蹈知识的窗口。他生前,“人本来于自然,在几十年后又回归自然,虽有怨而无悔!在国家民族近百年中,我这一辈的知识里,多少志士折戟沉沙,多少鼓翼起飞,铩羽而去。估计大多背负着沉重的翅膀……”

  2014年1月,中国舞协授予他“中国舞蹈荷花终身成就”。当年5月,这位中国舞坛的常青树,带着遗憾与无悔,溘然长逝。置身达先生故居,我们感受到这位从朱沱走出去的爱国知识,其灵魂的唏嘘和的豁达。

  外部为典型的中式传统民居风格,砂岩勒脚筑基,柱础有花卉纹饰,青砖墙,硬山顶,瓦面,马头式风火墙。二层为白底,木制劵拱门,四周为木阁楼过道和木栏杆。六根青砖砌筑的柱顶处,均有形制不一的雕花纹饰,其中一个形如白菜,具有合璧的建筑特色。

  凭栏远眺,浩浩长江尽收眼底,让生豪迈。之所以名为守更堂,是因为当年更夫们就在此楼夜值。遥想当年,夜深人静,更夫守着滴漏或燃香,一人持锣,一人拿梆,走街串巷,巡夜报时,耳边尤似响起打更声。

  小青瓦屋面,悬山式屋顶,穿斗式梁架结构。两层小楼,呈凹字型布局。底楼面阔三间,进深两间,通高约为六米,现存正房和右厢房,墙体、门、窗、楼板均为木板铺筑。待登上二楼,更觉得其建筑的大气,面阔三间,左右进深各三间,居中进深为两间。楼顶用条木吊顶,楼板则是条木铺地,规整划一。

  特别是二楼通道式走廊,长约二十来米,宽约三米多,比现在的别墅更宽敞、更气派,让人震撼。下楼进入院坝,均由板石铺筑,现有人居住。风火墙一半的处,被一高墙所隔,调研组发现,推断现在的赖家大院尚不完整。果不其然,出得大门,往右绕行入一个巷口,约前行几十米,一处双层木楼映入眼帘。两进天井内,均有石制水缸且长满青苔,内有纹饰但较为模糊。

  小青瓦屋面,庑殿式屋顶,木质三层木质小楼,两重屋檐,面阔3间13.9米,进深3间10.5米,通高7.8米。

  东外墙大门上有木质吊脚楼,呈正方体,外墙为圆形木柱,屋内为石质方柱,二楼、三楼有欧式拱形窗。

  始建于清代,下半部条石磊筑,上半部青砖彻筑,小青瓦屋面,悬山式顶。顶下两幅灰塑图案,一为结有石榴的树枝上站立一对鸟,一为梅枝上鲜花绽放,两只鸟上下对立相望。

  十四轮条石砌筑成墙基,上部墙体白底素面,两侧屋顶,分别为十二个拱形,呈波浪式排列,至今坚固尚可使用。在粮站斜对面,一座青砖砌筑的两层小楼格外引人注目,其大门正对街中心,二楼上有一镂空格栅式阳台,很有味道。

  朱沱环山带水,长江奔腾于前,二郎山屏列于后,有山峙立于东北,其高冠于众山,登峰四望可环视百里,故名“四望山”。

  马头式烽火墙高高矗立,翘角飞檐,雕花精美,书法繁多。在一石碑上,部分碑文依稀可辨,“大清道光六年丙戊”等字迹保存完好。

  古庙分为下、中、正、后四殿,有李克用父子神像,因外墙和后殿建筑物保存完好,被列为第二批文物单位。

  四望名山傍古镇,李公将军传奇扬。据《朱沱揽悠》记载,“专门为李克用父子设的,渝西、重庆乃至周边省市均未有过。”李克用(公元856年—908年),是后唐献祖李国昌的第三子,生前称晋王。李克用年少成名,在反唐之战、黄巢、割据混战、晋梁之争中,作战骁勇,军中视他为“飞虎子”。其子李存勖建后唐时,追尊他为后唐太祖。

  为什么要修庙李氏父子,当地有三种传说。一说朱沱有李克用的部下,解甲后回到故里,思念,为表敬仰,牵头修寺李氏父子。二说川剧《沙沱搬兵》曾演绎李克用陈静思发兵救唐的故事,人们误以为朱沱就是“沙沱”,塑李公将军像以镇长江。三说古时在朱沱做生意的商号为保平安,“渝阳锦彰号”等出资筹建。

  据区政协委员、住持释郎元介绍,朱沱四望山寺于2000年,他就从华岩寺到此,现有释照清、释常永。寺内除李公将军父子像外,其余为新建。其中,千手的七头形制,参照了成都昭觉寺的木雕观世音,为渝西地区所独有。

  佛岩寺位于水渡滩村佛岩寺村民小组。顺公而下约200米,竹林幽深处,有一青石壁。早已不复存在,只留下一泓古泉。石壁前,有一简陋红砖房,让人意想不到的崖刻,就在小屋内的石壁之上。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长方形的石洞。洞顶上方,有一块刻于“嘉庆丑午二十九年”的题刻,刻有“曇雲霭瑞”四字,左右均有小字题款。

  此题刻长约2米、宽0.8米,“曇雲霭瑞”,阳刻雕就,字体圆润秀美,非常精美。左右均有小字题款,左侧“嘉庆丑午二十九年”等清晰可辨,余字及印章内容尚待进一步考证。曇(tán)字为“昙”的繁体,指云彩密布,多云。

  抬头仰望,其上也有一块题刻,刻于大清同治十二年。“洞天”两个大字极为显眼,中有9行小字,内容为“洞里幽深处,清风不染埃;何须传玉女,晓日石门开。罗鸣高题”

  此处题刻形制大小基本相当,但边框为回字形图案。“洞天”两个大字,行楷书写,阴刻凿就,遒劲有力,似可穿石。中有9行小字,内容为“洞里幽深处,清风不染埃;何须传玉女,晓日石门开。罗鸣高题”。题刻右侧,刻有“大清同治十二年”。

  第三块载有纪年的碑刻,在石壁的最上方。“佛岩寺”三个大字,大气磅礴,刻于大清道光年间。

  阴刻“佛岩寺”三个大字,书风工整,兼具魏碑和隶书之神韵,大气磅礴。右侧题有“大清道光二十年※※二月吉日”等字,其中有两个字风化较重,尚需进一步考证。

  据查,在清代,没有补授实缺的官员在吏部候选后,吏部再汇例呈请分发的官员名单,根据职位、资格、班次,每月抽签一次,分发到某一部或某一省,听候委用,称为候补。如欲免予抽签、指定到某处候补,则需另行捐钱。

  洞口处还一块石碑。内容为当初建所捐的功德。雕工较为粗糙,最右侧题款已风化不可辨识,左侧题款则载有“皇清乾隆四十七年”等字样。

  围子山村渡牛滩。笋溪河从北至南,在此流过。永川的清代古桥不少,但都是一层,渡牛滩桥不但是上下两层,还是新桥修在古桥上,宛若蛟龙凌波微渡,蔚为壮观。

  桥长88米,16墩17孔,均为板石、条石铺彻,东西,横跨于笋溪河之上。下层的石桥始建于清代,桥面为大型整板石铺成,每块石板宽0.91米,长3米,厚0.67米,重达2吨以上,每2块并排铺成桥面。最中心的桥墩为其余桥墩的2倍大,并分别雕饰有龙头、龙尾,但在中被毁,坠入河中。据附近村民讲,由于桥石笨重,河流湍急,施工受阻。一老工匠说,不晓得何时能,泥巴都淹到自己颈子了!“泥巴”二字,了一旁的指挥者,乃用泥巴填埋部分河段,架好巨石搭好桥洞后,再挖去泥巴,桥洞自然就漏出来了。

  上世纪60年代,因笋溪河下游的苟洞水电站在鹅项颈处扎坝,水位升高,有时会淹没古桥。1966年,原朱沱区公所举全区之力,加铺了上层桥。桥为条石卷拱,小条石铺桥面,宽2.7米,两桥面相对高度为2米,上层桥面距水面约5米。桥两岸均有护堤,两岸桥头各立一块毛语录碑,形制相同,高2.1米,宽1.5米。

  在四望山村大坝村民小组,溪河水面宽阔,依势奔流,部分河床漏出水面,石面上有大小不一的冰臼。在约1公里的河面上,密集横架着5座桥,且名字均为“笋桥”,这在永川绝无仅有。

  最低最窄的清代笋桥,位于5座桥的最中间,年代最久,在永川古桥中的长度当属第一。

  它始建于清代,是连通永川、江津、泸州的重要通道。桥面长105米,距水面3米,由25块宽1.6米,长4.2米,厚0.55米的整石铺成,桥墩由24块高2.9米,厚0.55米,长2.2米的整石建成。古桥的下游处,加有6根长3.2米,宽0.45米,厚0.35米的斜撑。

  石桥上游有两桥,依次分别是五朱(五间至朱沱)公桥、港桥新城立交桥。其中,港桥新城立交桥属连通西三环何埂下道口-港桥新城工程的一部分,是永川目前最大的一座立交桥。

  石桥下游也有两桥,依次分别是朱沱公桥、港桥立交至码头桥。老的公桥能并排行驶两台车辆,因五朱开通,公改道,现基本废弃不用。新的港桥立交至码头桥正在规划建设中,几个高大的桥墩已巍然矗立,桥面未铺。

  以史鉴今,启迪后人。五座笋桥横跨溪河,气势宏大。它既是朱沱乃至永川的交通变迁史,也无声地铭刻着不同时代的鲜活烙印,其重要价值不言而喻。

  朱沱码头分上码头、中码头、下码头、新码头。以前,每天至少有五六十只大船停靠,最多时可达上百只。船工们在船上吃过晚饭,便纷纷下船来,到码头消遣或街上游玩。

  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朱沱饭店就开了三个分店,可谓“连锁经营”的前身。如今,朱沱汆汤肉已是永川乃至重庆的地方名菜,名扬巴渝,声名远播。

  茶馆之多,茶客之盛,闻名川南。据老街住户讲,早在上世纪60年代,朱沱的居民只有5000多人,茶馆就有100余家。

  据老街住户讲,早在上世纪60年代,朱沱的居民只有5000多人,茶馆就有100余家。

  正堂、厢房摆上八仙桌和太师椅,墙上悬字画,厢房雅座富丽堂皇。沏茶的水都是用木炭、河沙、棕垫、松毛过滤的河水。

  为拉生意,各个茶馆都使尽招式,拉拢跑江湖说评书、敲板、弹柳琴、演魔术、耍杂技的艺人,为茶客助兴。

  行走于朱沱老街,时间仿佛在这里放慢了脚步,老街民居似乎定格在以前某个历史节点,一种穿越岁月的感觉油然而生,让人产生出一种时光倒回的和错觉。

  老街妇女袁之礼,是老船夫苟绍云的儿媳妇,开个小茶馆,健谈好客。她说,朱沱历史多,有“九宫十八庙”;言子多,朱沱人豪爽好比朱沱的升子——大升(声)大升(声)的。她回忆道,朱沱赛龙舟历史悠久,每年从农历四月二十七号开始,各码头便精选划船能手,着手训练端阳龙舟大赛。

  朱沱的民歌民谣、川江、抬工、大锤、花花等,反映内容丰富,曲调质朴优美。

  朱沱的民间川剧,又称玩友,不讲究正规川剧的服饰、道具和扮相,只是坐唱,但对“量词吐调、字正腔圆”仍非常讲究。

  朱沱“碟儿酒”,一碟是其它镇街小酒杯的两倍,用瓷瓢儿连盛带酒,数量更多,让人印象深刻,心有余悸。

  赖家槽坊,53岁的烤酒匠李友泽十分精干,他从1982年就开始烤酒,由于一直土法酿造的老工艺,每天酿造出的高粱酒,从来都是现产现销,没有积压,也无需对外广告宣传。目前,赖家槽房内有6个发酵池,每天烤高粱600公斤。

  打铁匠罗安石已年满71岁,光着个上身,左手持钳夹住铁器,右手握锤快速翻打,清脆的打铁声给古街平添了一道热闹的风景。

  罗安石说,“打铁,是个体力活,也是个技术活儿。关键有两个,一要打得勤,二要淬得准。”民间技艺,多靠经验办事,需要天长日久之功,懈怠不得,小看不得。“三九三伏,火种不灭。”

  朱沱地处长江北岸,与江津、泸县、合江隔江相望,幅员面积127.6平方公里,总人口9万多人,是永川第一大镇,有“重庆长江上游第一镇”之称。

  “湖广填四川”时,移民中朱姓多,场镇附近就有5个朱氏祠堂,又因江流迴漩,有深泓一沱,古称朱家沱,后简称朱沱。

  考证《江津县志》等史料后,发现朱沱的历史沿革还应增加:“宋乾德五年(公元967年),移治马骏镇废县,后设汉东镇”。

  资料来源:《永川历史文化遗存探寻》(永川区政协编撰)、游走重庆、网易摄影-古镇新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