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培训 >
2001年傅东育执导电视剧
2001年傅东育执导电视剧
* 来源 :http://www.mikro-media.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09-24 06:47

  初年,在上海有一家著名的富康钱庄。它的主人沈母是位人到中年却风韵依存的奇女子。因丈夫早逝

  ,她携带一儿两女,挽家道中落之颓势,重整钱庄。在商界,她威风四面,呼风唤雨;在家中,她一说不二,独霸,俨然成为沈家的者。

  但是这一切随着另一个奇女子的进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女子就是成为沈母爱子沈岩之妻的何俊兰。似乎是命运的安排,美丽善良的记者何俊兰本来是为重病的父亲求医,抛弃了昔日恋人谢家树,踏入沈家,却不料因此发现了生命中的真爱--沈岩。然而天生聪颖,纯真的何俊兰从踏入沈家豪宅的第一步起,就注定要面对重重的。沈母虽然为了沈岩,,俊兰嫁入沈家,但隐秘的过去造就了沈母偏执、极端的性格。强烈的控制欲,嫉妒心,好胜心,一次次的引发了婆媳间的冲突和危机。而俊兰作为接受了新思想的新女性也在同传统观念极深的沈母进行着。恰在此时,俊兰的初恋情人谢家树又从海外归来,对俊兰痴心不改,步步紧逼。他突然弃医从商,后又与沈家大小姐谈婚论嫁,眼看着就要与俊兰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俊兰只因为一个爱字,犹如一株幽香黯动的兰花,苦苦的但又是坚定的生长在这座深深庭院中。而本来因为跋脚而心理有些扭曲,性情怪僻又清高出世的沈岩也因俊兰真挚的爱,学会了宽容,懂得了真情,对俊兰,对母亲,对现实的生活有了新的理解。

  正当这个家庭似乎沐浴在安祥幸福之中时,谢家树的真实身份被发现,他原来是沈岩同父异母的兄弟!沈家丫环嫣凤曾经为了想改变自己的命运而色诱沈岩,后被沈母严厉地惩罚,为了报复沈母曾对她的,展开了复仇的行动。她和谢家树同命相怜走到一起,也因了同样的怨仇向沈家,向沈母宣战。由此制造了错综复杂的商界,直至沈岩被神秘的。原本风平浪静的沈家又风云骤起,一场激烈的暴风雨正一步步逼来,它要把沈家神秘的过去和扑朔迷离的恩怨翻腾洗涤,来一次彻底的清算。当日本人占领了上海的时候,在民族面前,个人的恩怨情仇都已随风而逝,沈母在俊兰、沈岩的支持下关掉钱庄回到了。在繁茂的梧桐树下,俊兰腹中的新生命已经孕育,天边亦是朝霞满天

  初年,上海有一家著名的“富康”钱庄,主人沈母是位人到中年却风韵犹存的奇女子。因丈夫早逝,她携带一儿两女,重整钱庄。在商界,她威风八面,呼风唤雨;在家中,她说一不二,独霸,俨然成为沈家的者。美丽善良的记者何俊兰为重病的父亲求医,抛弃了昔日恋人谢家树,踏入沈家,却不料因此发现了生命中的真爱——沈岩。沈母虽然为了沈岩,俊兰嫁入沈家,但隐秘的过去造就了沈母偏执、极端的性格。强烈的控制欲、嫉妒心、好胜心一次次引发了婆媳间的冲突和危机。俊兰作为接受了新思想的新女性也在同传统观念极深的沈母进行着。恰在此时,俊兰的初恋情人谢家树又从海外归来,对俊兰痴心不改,步步紧逼。他突然弃医从商,后又与沈家大小姐谈婚论嫁,眼看着就要与俊兰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正当这个家庭似乎沐浴在安祥幸福之中时,谢家树的真实身份被发现,他原来是沈岩同父异母的兄弟。沈家丫环嫣凤曾经为了想改变自己的命运而色诱沈岩,被沈母严厉地惩罚。为了报复沈母曾对她的,嫣凤和谢家树同命相怜走到一起向沈母宣战,由此制造了错综复杂的商界,直至沈岩被神秘。原本风平浪静的沈家又风云骤起,一场激烈的暴风雨正在一步步逼来,它要把沈家神秘的过去和扑朔迷离的恩怨翻腾洗涤,来一次彻底的清算。当日本人占领上海的时候,在民族面前,个人的恩怨情仇都已随风而逝,沈母在俊兰、沈岩的支持下关掉钱庄回到了。在繁茂的梧桐树下,俊兰腹中的新生命已经孕育,天边亦是朝霞满天。

  沈家少奶奶,美丽、聪慧、、勤劳。她最初是一个热血的青年记者,是较早一批接受新思想的新女性。然而命运弄人,俊兰嫁进规矩森严的沈家,面对着偏执、跋扈的沈母,避世、任性的丈夫,追逐不休的旧情人,她如同漩涡里挣扎的一叶小舟。

  沈家大少爷。他是一个性格复杂的人物。因为跛足他自卑,因为要掩饰自卑他又非常自负。他还是沈母在这个家庭中确立地位的象征,感受到的是母亲近乎疯狂的溺爱。这令他承受不起,他试图选择逃避。当他对俊兰一见钟情后,他那大少爷少不更事的性格又令他在爱的波涛中历经曲折。

  沈岩的母亲,沈家的当家人。由于一段不为人知的隐秘过去,造就了她偏执、乖戾的性格。强烈的控制欲、的自尊心,一次次地引发了婆媳之间的冲突。

  俊兰的旧情人,也是个可怜人,还没出世就被沈母赶出了沈家。好容易从海外学成归来,青梅竹马的爱人又成了沈家的少奶奶。在人生厄运中,他选择了一条复仇的之,变成一个怎么看怎么坏的人,然而他的本性中仍有善的一面,他有着深深的痛苦和悲哀。

  沈家的丫鬟。一个穷苦的女孩,进豪宅大院当丫头。因想改变自己的命运,被的沈母灌下了从此不能生育的药,并被卖到妓院。

  在拍摄一场戏时,徐因为太过投入,导致摄像机停下了,她还久久不能缓过神来。

  剧中这重门深锁的大户人家里,演绎着近代中国的一幕幕悲喜剧。在那大宅子里的纠缠和中,脆弱心灵的呻吟,个性的,敲打着今日的我们,着今日的生活。

  母亲是恩,爱人是情,恩情两难绝。是天,怨恨是雨,天地一水间。这是《梧桐雨》所表现的内容之一。细雨深情叙上海旧事,往事恩怨咏人生悲歌。在这个满载着怨恨的沉重的豪门里,潘虹把她的“心历程”展现得淋漓尽致。